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疫情打擊經濟,亦打亂部分學生的海外留學計劃。然而,在這段時間,有意到 德國 留學的國際學生卻有增無減,這是因為其高素質的大學教育是幾近零學費。說到出國留學,澳洲、英國、和台灣都是是香港學生的主流選擇,考慮到現時香港的社會情況,不少留學生和家長都會將留學和移民一同計劃,自然會傾向考慮較熟悉的英語系國家, 德國 自然不在考慮範圍內。 德國 大學教育備受認可卻鮮為人知,曾赴 德國 留學的岑俊穎對此感到可惜,於是找來擁有相同理念的伙伴,一起創立 WG Education 㯋德學府歐洲升學中心 ,致力推廣 德國 大學教育,並提供一站式服務幫助學生順利升學。

免費讀大學

德國大部份的公立大學的學費全免,私立或收費公立大學的學費亦十分便宜,留學生每個學期只需要支付大約3860到11580元台幣的行政費,而持有學生證者,更可以在所屬州內免費乘搭公共交通工具,這些條件令德國的留學門檻比很多國家低得多。 岑俊穎指出,到德國留學的香港人向來不多,原因或許是很多人誤以為到德國讀書必須懂得流利德文,事實上,2020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(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)數據顯示,德國有超過500個英語授課的學士和碩士國際學位課程,供不懂德文的國際學生修讀。

岑俊穎指出,到德國留學,德文並非必須。(資料圖片)

學習與就職同步 雙元製職業培訓

德國高等教育體制獨特,大學可分為3種類型。第一種為綜合大學,與香港大學性質相似,著重系統化的理論知識,較特別的是,多數公立大學在獲得政府撥款之馀,也獲得企業資助,因此大學會與企業互相合作,分享研究成果。第二種為藝術、電影和音樂學院,適合想要從事藝術領域的學生就讀。第三種則為應用技術大學,以實務為導向,偏重學生的實踐和專業能力。與普通大學學生相比,德國學生畢業後無須經歷過渡期,就能直接順利工作,減少學習曲線。此外企業也會與大學有更多緊密合作的項目,讓學生有不一樣的體驗。

另外,還有一條特殊途徑,給完成中學教育後,不想讀大學的學生選擇,既雙元製職業培訓(DVT)課程。學生能夠選擇感興趣的工作類型,向特定企業提出申請,獲得批准後,便能一邊在職業學校上課,一邊在該公司工作,為期2至3年。其間,待在公司工作的時間佔了3/4,還能得到不錯的津貼,非常適合不喜歡學習理論的學生。學生在這之後可選擇再深造,亦可到其他企業工作,其文憑是普遍受認可的。在德國,超過一半的學生都會選擇這項課程,非常受歡迎。

融入生活 入籍德國自保

詢及留學時期是否能融入當地生活,在當地留學的Alex坦承,他原先以為德國人對外來者會有種族歧視,但後來發現並非如此,而是他們本性較冷漠、說話直接,才會讓人感覺不太友善。 “我的朋友以’椰子’來形容他們,比喻只要突破了堅硬的表層,就能看到柔軟的內心。以我的經驗來說,與其等他們先示好——而這不太可能發生— —我們可以主動與他們交朋友,如提供幫助、找時間一起相處聊天,或邀請他們來吃香港菜餚等。”

Alex認為,德國人並非外表般冷酷。(網上圖片)

另外他認為,香港的生活方式有趣得多,德國人則相對規律健康,會早睡早起,休閒時也很少會去逛街,況且週日購物商場都不營業,他們更趨向於進行戶外活動,如爬山、野餐或做運動。即便身為汽車工業大國,但在路上看到他們騎腳車上下班是很平常的事。

唯有一件事,讓Alex始終習慣不來,那就是德國人並不介意在公共場合與他人“裸裎相見”的文化,“例如,在運動更衣室裡,他們寬衣解帶後,不會馬上去淋澡更衣,而是可以悠閒地坐下來聊天,這讓我感到有點不自在。”

對於有意留學移民的香港留學生,岑俊穎表示有意者應留意德國移民要求。現時德國留學生大學畢業後,政府會給予18個月居留期限的求職簽證,找到工作便有居留證,居留滿8年加上德語有B1等級便可申請入籍。新移民法下,擁有當地認可技術證書的人或大學畢業生,可以申請6個月簽證到德國找工作,每星期可試工10小時以尋找合適的工作,但前提是德文必須達B1等級,大學畢業生則豁免德文的要求,25歲以下的大學畢業生,只要達到B2級德文水平,便可以到申請6個月簽證,到當地尋找並接受職業培訓課程,工作滿4年便可申請永久居留證。

對於在職學生,德國企業亦不吝於給予機會。海外留學生能夠在課餘時間打工,時薪10歐元起跳,以補貼生活費用。而第二學年起,學生甚至有機會到與就讀科系相關的企業工作。Alex 以自身為例:

“像我身為工程系學生,可以到工程企業的研發部門當助手,除了賺得多一些,也能對自己所學的科係有更深的了解。所以我也會告訴學生要把握這些機會,探知現實的工作環境,也能讓企業了解你的能力,說不定畢業後會給你工作機會。”

對比熱門的英國,自脫歐後,英國的未來經濟環境尚在觀望階段,加上肺炎疫情,可以預計英國未來幾年將會進入漫長的重建期。而德國作為歐盟領導國之一,除了經濟實力強勁外,可以為創業者提供足夠支援。德國在應對疫情上也是歐洲國家中比較好的一個國家。疫情過後,相信經濟重整期不會太長,學生畢業後正值經濟重建後的黃金期,對香港學生發展有幫助。而最重要的是,德國是歐盟一部分,香港學生去到德國,可以自由進出歐盟地區,歐盟的藍卡對香港學生在歐洲創業,經商和找工作都有幫助,而這些都是英美等地沒有的優勢。

德國控制疫情理想,圖為德國研發的BioNTech疫苗。(網上圖片)

【VIUTV】訪問 WG Education 創辦人 Anson Sham : 香港DSE學生德國大學升學留學方法 ????????

最後,對於有興趣到德國留學的學生,岑俊穎忠告,雖然學生對海外留學有很多美好想像,但德國大學是非常嚴格的,所以從現實層面而言,學生必須非常努力,維持良好水平。而這些課業上的付出,或見識新事物對眼界的開拓,終將會體現在個人成長與未來發展上,絕對值得體驗。

 WG Education 德國升學放榜博覽週
WG Education 德國升學放榜博覽週

撰文:實習記者黃浩賢


https://startupinno.io/

StartupInno.io 串連最有價值的科創觀點,渴求創新無極限。和我們一起追蹤全球正在被科創技術吃掉、重塑的各類產業,找到香港在國際趨勢中的新定位!

StartupInno.io 現長期徵稿。歡迎來稿交流對各種創科獨特看法。 如蒙投稿,請附上不多於200字個人簡介及近照一張。 文章一經採用將由 StartupInno 編輯部潤飾,更會開設個人專欄,為廣大讀者介紹香港創科市場最新動態。

我們的目標就是與您一起成長。謝謝您加入我們這個旅程。

StartupInno 香港創科故事、專欄作家徵稿中!創業專欄投稿
StartupInno 最喜歡收到讀者的五星評價❤️
[Total: 4 Average: 5]

Danny Wong

StartupInno 實習記者|中大張佬